吉润丝小说网,全本免费小说

    霍轻每日都重复着这样的练习,内气外武,因着基础好,倒是日有长进。

    “轻,你这进步也太快了吧,神速啊!”混久了,司墨清喊的名字也很随意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也不看看我是谁!”霍轻的手放在扎起的长发下,扬了扬,发尾甩动,样子很帅气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子一点都不像大家闺秀,扮上男装,丝毫没有女气。”司墨清合上扇子,“我都很好奇,你到底是个什么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就不用好奇了。”霍轻拿过他手中的扇子,打开扇着风,脸上挂着汗,风吹过很凉爽,“你好奇呢,我也不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霍轻合上扇子,放回了他的手里,留给他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司墨清跟着走上去,“你什么时候邀我去你家做客啊?”

    霍轻看了他一眼,“你想去,随时都可以,逸香茶馆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啊,茶馆是对外经营的。”

    霍轻拍了拍司墨清的肩膀,“到时候你再带点礼品来,登门拜访的,都可以求亲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也可以啊!”司墨清伸出手勾住霍轻的肩膀。

    霍轻对上司墨清的眼睛,突然绽开了笑脸。

    司墨清经过这些天的相处,已经差不多能明白霍轻一些表情的意思,下意识的就想收回手,但他的速度毕竟快不过霍轻。

    霍轻捏住他的手指,一个旋身,刚刚的轻松愉悦一下消失,只剩下充满痛苦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“哥,哥,我错了!”司墨清甩着自己的手,“我这几天都饱受你的摧残,你就不能对我好些吗,好歹我也是把家传武功传授给你的人,我对你这么好,你哪怕有一半也好啊?”

    “行吧,我以后尽力收敛一些,毕竟你每天坐在树下乘凉,也挺辛苦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,我明明注意力高度集中,时刻关注着你,你这么说我,可就太伤感情了!”司墨清抚上自己的胸口,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行了,等我回去之前,请你去我家吃一顿,我家凌峥做的菜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司墨清立刻眉开眼笑,“那就这么说定了!”照着霍轻背后拍了一下,迅速溜掉。

    霍轻看着前面飘远的人,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“轻儿,你过来一下。”北冥沉香坐在秋千上看着书,看到霍轻从浴房走出来,招呼她过来。

    “嫂子。”霍轻绕过长廊,身上蕴着温热的水汽。

    “你看。”北冥沉香将放在身旁的银色细长链子递给了霍轻。

    霍轻接过链子,顺势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银色的的链子,一端嵌着粉色的晶石,若只看这一端倒是和之前那条手链相似。

    北冥沉香看着霍轻湿漉漉的头发,敲了一下她的头,“你呀,头发不能擦干点?”

    霍轻吐了吐舌头,仔细研究着手上的链子。

    “晓妍,去拿条巾布来。”北冥沉香看向站在长廊边候着的侍女。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晓妍伏了伏身,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,这个怎么用啊?”来回看了几遍,也没看明白,说是手链,没看到扣子,机关,也没看到怎么开启。

    北冥沉香从她手中拿过手链,“手伸出来。”

    霍轻伸出左手,将袖子往上拉了拉。

    北冥沉香将手链搭在她的手腕上,绕了几圈,拨动了末端的一颗水晶,链子两端展开结合,像是完整的一体。

    “好神奇啊!”霍轻摸着腕上的手链,银制的器具,刚带上有些凉凉的触感,虽然链子挺长,但是丝毫不觉沉重,反而很轻盈。

    “这还有一个机关。”北冥沉香指了指那几颗粉色的晶石。

    “嗯?”霍轻捏着耳垂,看着这几颗晶石,被银线缠绕,嵌在其中,看不出什么门道。

    “你握着这段,然后一次拨动这几颗晶石。”北冥沉香指了指带有晶石的那段链子。

    霍轻按着她所说的,握住链子,拨动上面的晶石,链子从末端散开,扩散环绕,一臂长的链子结扣解开,约有三尺长,环柱状,看起来像是一条鞭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鞭子吗?”霍轻将鞭子顺了一下,虽然是镂空的模样,但是异常结实。

    “试一下?”

    霍轻将鞭子绕在手上,走到了空地上,沉了沉气,腕部用力,将鞭子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鞭子扬起,划空而过,鞭尾扫到了一侧的花盆,陶制的花盆出现一道裂痕,鞭子收回,落到手中,花盆碎开,土壤散落。

    “额…”霍轻看着手里的鞭子,和碎掉的花盆,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这也太厉害了些吧!”秋雨拿着巾布站在长廊边一脸笑意地看着霍轻。

    霍轻听着耳熟的声音,抬眼看过去,神色很激动,朝着那道橘色的身影扑过去,“秋雨姐!”

    秋雨朝前走了几步,抱住了霍轻,她们俩很久没见了,她家小姐都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,看着眼前人,眼眶不自觉泛了红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又长高了!”秋雨拉着霍轻,环着看了一圈,好像比上次见的时候高了一些,人好像也瘦了一些,好像也沉稳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秋雨姐,我都快十九了,哪里还会再长高啊!”霍轻摸了摸头,比了一下身高,都比秋雨姐高了半个头了。

    霍轻拉着秋雨坐在长椅上,“我都待了一个月了,你现在才回来!”

    “小姐,我有任务在身啊!”秋雨握着霍轻的手,纤长的手指上覆着一层薄茧,“这几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秋雨姐,没事啊,我不是好好的吗?”霍轻拍了拍她的手,脸上的笑意直达眼底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还是和从前一样,洗完也不把头发擦干,沁着水意,就出来,吹了风是会的风寒的。”秋雨走到霍轻的身后,拿起巾布将她的头发细细地擦了一遍,然后用另一块将头发裹起来,垂在身后,“你看,衣服都湿了。”

    秋雨看着北冥沉香,“夫人,我就说明夏和漪水根本管不住小姐。”

    北冥沉香摇摇头,“整个家里,除了苏嬷嬷能管着点她,你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嫂子啊!”霍轻忙打断她的话,走到北冥沉香身旁,挽着她的胳膊,“我可是很听嫂子的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霍轻一顿点头,“当然啦!”

    “你就会嘴上说!”北冥沉香点了一下她的额头,眼神里都是纵容。

章节目录

轻骑赴宸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吉润丝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焉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焉有并收藏轻骑赴宸光。

顶部